办卡地址

1.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新安路与外食街交叉路口西北角二楼交通局窗口)

2.潍坊银行安丘市支行(潍安路中段银座商场对面联系电话4296998)

3.潍坊银行安丘市景芝支行(景芝镇驻地,电话4611710)

永安行董事长孙继胜谈共享单车:真正的竞争壁垒是商业模式

  • 新闻来源: 安丘市公共自行车
  • 发布时间:2019/1/24 14:05:22
  • 点击量:39

2345_image_file_copy_1.jpg   

    从曾经“颜色都不够用了”的调侃到“死亡名单”不断加长,再到先行者摩拜“卖身”、ofo押金难退,共享单车行业在短短3年内已经历了如过山车般的命运,令人唏嘘。

    作为公共自行车行业的先发者,永安行和共享单车的这波热潮似乎保持着一定距离。2017年上市后,永安行剥离共享单车业务,将其与哈罗单车(现哈啰出行,以下称为哈啰出行)进行业务合并。如今,上市公司自身专注于有桩自行车、助力自行车和共享汽车三方面。

在近日举行的第二届“安泰EE·年度管理践行人物颁奖盛典”期间,永安行董事长孙继胜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分享了自己对共享单车行业、永安行未来发展方向的一系列思考。

    对于共享单车行业的大起大落,孙继胜认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而这个‘萧何’就是资本。钱并不是企业的竞争壁垒,真正的壁垒是怎么样提升技术,怎么样建立商业模式和循环体系。”

谈哈啰出行:接近盈利

永安行成立于2010年,发迹于有桩公共自行车,主要覆盖三线及以下城市。2016年,随着共享单车风口的兴起,有桩公共自行车生存压力不言而喻,永安行随之进入无桩领域,推出蓝黄车。

因此在2017年8月上市的时候,永安行也被冠以“共享单车第一股”的称号,但孙继胜对此始终不认可,甚至十分抗拒。确实从财务数据来看,2016年永安行主营业务中,来自于共享单车业务收入只占永安行的0.05%,与政府合作的有桩单车相关业务(公共自行车系统销售收入、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服务)的收入所占比例高达99.82%。

作为公共自行车行业的先发者之一,有人认为永安行在共享单车的热潮中,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对此,孙继胜向记者表示:“不存在这种说法,只是因为我们在IPO过程中回绝了很多资本来大规模推出共享单车,而这实际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

“2017年、2018年,无桩共享单车的快速发展,对我们确实构成了一些压力。但是经过时间的洗礼,到现在就会发现还是有桩自行车走得比较久,更符合城市规划。失败是很可怕的,但是越接近失败的那个点,就越是人生或者企业发展的好机会。挺过去了,它反而是一个亮点和增长点。”孙继胜坦言。

2017年9月,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运营主体永安行低碳获得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在内8家机构合计8.1亿元投资。交易完成后,永安行失去对永安行低碳的控制权,永安行低碳不再列入上市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到了2017年10月,永安行低碳受让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与哈啰出行进行业务合并,实际业务由哈啰出行团队负责。

2018年6月,上海云鑫等投资方对永安行低碳增资20.6亿元,增资完成后,蚂蚁金服持股比例将增至36.73%,为第一大股东,永安行持股比例下降至8.86%。

据悉,哈啰出行目前已完成了新一轮融资,领投方为春华资本和蚂蚁金服,金额达几十亿人民币。

对于当初的这个决定,孙继胜表示:“我们现在仍然是哈啰出行的第二大股东,哈啰出行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走,符合我们当初的预期。”他向记者透露,哈啰出行离实现盈利已经非常接近,因为哈啰出行从一开始就在思考建立一套循环体系,注重的是线下运营管理,提高使用效率,以此提高收入、减少资本支出,形成循环。

谈永安行规划:做共享出行平台

剥离了共享单车业务后,永安行专注于固定点的有桩公共自行车出行。“区别于随意投放、无序管理的共享单车,我们推出智能停车架,每隔200米设立一个自行车站点,既抗‘倒伏’,也便于用户归还,这是十分受城市管理者欢迎的。”孙继胜说。

与摩拜、ofo等不同,永安行主要布局中小城市,因此被形容为“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对此,孙继胜表示,这是由于中小城市比较容易开展,大城市很难去统一,并且永安行进入一个城市必须要合法化,也就是要获得政府授权。

同时,孙继胜认为,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解决城市出行的最后一公里,而以滴滴等为代表的网约车系统配合城市原有的出租车系统解决专属的城市中长距离共享出行问题。这些由多种方式拼凑而成的共享出行解决方案,弥补了传统城市公共交通系统之外的出行需求,但是这些共享出行方式之间缺乏有效的融合及衔接,不同共享出行平台之间的整合需求,成为未来需要面对的问题。

因此,永安行要做的是一种公共自行车、共享助力自行车、共享汽车等多种出行工具相互融合的出行平台。目前永安行共享汽车已在常州、苏州、南通、泰州等地投放使用。

对于永安行未来规划,孙继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共享汽车未来的投放城市将从已有永安行自行车和助力自行车的城市入手,慢慢试点调整。

自行车出行是永安行目前最主要的收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后预计公共自行车、共享助力自行车、共享汽车三块业务将“三分天下”。永安行围绕出行布局,立足中国市场,在此基础上,也会向海外市场(欧洲、印度等)开始试点推行。此外,永安行以出行为基础,在此基础上,也会向共享生活方面做尝试。

据悉,2018年10月,永安行与英国Cycle.land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合资成立公司,将于明年3月在英国伦敦投放首批1000辆永安行共享型公共自行车。这是继俄罗斯、印度、马来西亚之后,永安行在海外第4个国家布局共享出行。

谈共享单车行业:关键是盈利模式

从遍地开花到倏然潮落,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共享单车行业“坐”了一次过山车。谈及共享单车行业的大起大落,孙继胜认为,共享单车的发展历程,和其他行业发展特点都是一样的,从高潮迭起,到震荡,进入淘汰、洗牌过程,最后进入平稳期,看谁能活下去。从2016年到现在,共享单车企业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盈利模式,所以还在震荡过程,只是震荡的幅度开始小了。


“从摩拜、ofo来看,他们没能形成自身的循环体系,没有形成自己的一套生态,是导致共享单车行业由热转冷的主要原因。”孙继胜告诉记者,“但是,出行是人类衣、食、住、行、乐、健康六大类基本需求之一,而只要有需求就有消费,那么就会形成产业。不管这个行业最后震荡到什么程度,需求是不会消失的,这时候哪个企业能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并能够持续循环发展,这个企业就能一直不断地走下去。”

而随着近期ofo、共享汽车途歌等陷入退押金难的风波,共享经济的热潮也正在渐渐冷却。

对此,孙继胜认为,共享经济并不是两年前才有,很早前就存在了。共享单车行业这两年的风波,并不代表共享经济就没有未来,相反,共享经济会快速发展。以共享汽车为例,它提高了汽车的使用效率,缓解了城市的交通压力,又减少了个人的支出和社会资源的浪费。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会发现,共享是普世价值观及高质量生活的必然选择。

对于2019年,孙继胜表示:“面对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经济环境,坚韧不拔,不断创新发展,能够拥抱变化、不断调整自身战略的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定会脱颖而出。”